兩張床 

兩張床 

      我家裡有一張很大的雙人床,那張床已經有三十來年的歷史了,根據我老爸

的講法,那是他跟我老媽結婚時買的床,當年可是用上等木材作的,堅固耐用,

不過現在已經有點舊了,前年的時候,我把床墊拿起來,整張床都重新油漆了一

遍,把斑駁的舊漆用水砂紙磨去,然後上了兩層跟房間顏色搭配的粉紅色。

      對這點我那惜舊愛物的老爸很不以為然,只是他自己花了五六十萬搞了一張

說是清朝製品的樟木古董床,說什麼睡在上面好像回到古代的感覺,卻堅決反對

我換一張新床,這實在有點說不過去,於是在被我丟掉和上新油漆之間,我老爸

只好讓我上了粉紅色的新油漆。

      呃、粉紅色,這不能怪我,我老婆喜歡粉紅色,我們的房間整個都是粉紅色

,粉紅色的牆,粉紅色的窗簾和粉紅色的床。不過那張床雖然經過重新油漆,但

畢竟年紀大了,每次我跟我老婆在上面做愛的時候,都會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

不過我還挺喜歡那個聲音的,因為感覺起來好像我很勇猛一樣,讓我格外有勁。

      有時候住我樓下的老爸也會抱怨,「你娘咧,你也幹小力一點,整晚我都聽

見那張床在那裡叫,你也體諒一下我這孤單老人好不好。」

      這時候我總是笑說:「我這是繼承你的,不用力一點哪裡給你生一個金孫來

抱。」最後補充一句,「我老二夠力還不是你遺傳給我的。」講到這裡我們父子

就會 相視大笑。

      我們住在一棟自己建的三層樓透天洋房裡,在我小時後本來是路邊一棟舊的

平房,後來有了錢,父親就把平房翻修成三層樓的大洋房,一樓當成車庫、廚房

和飯廳,二樓給我那獨居的父親住,我和我老婆住三樓,一棟八十來坪的房子只

住了三個人當然有些空。

      一年多前我小姨子考上我們家附近的一所大學,老婆和我商量後,把三樓一

間空房給我小姨子住,只是我老婆當時想必不會想到她妹子會跟我搞上床,而且

我們還常常把那張有三十年歷史的大床搞得嘎吱作響吧,不然她也不會讓她妹子

跟我們住同一層樓。

      說真的,我老婆和她妹子都長得不錯,兩姊妹都是高挑纖瘦,也都留著一頭

長髮,我老婆身材比她妹子矮了些,不過呢,這咪咪可比她妹子大,但是奶大就

難免比較鬆,她老妹雖說小了一號,不過那對奶子彈手得很,各有各的好處。

      此外我小姨子因為年輕些,喜歡跳舞,那水蛇腰搖起來可真是他媽的驚心動

魄,好像要把我弟弟扭斷一樣,雖說我戰力超強,屌大耐操,不過有些時候晚上

操姊姊,上了一天班,下班回家之後,還得趁老婆還沒到家前,趕著操妹妹一頓

,同時應付一對姊妹,有時還真是覺得有點受不了。

      你要問我怎麼那麼好福氣,搞到一對漂亮姊妹花,我會跟你講:「這一切都

是天 意。」又或者是學食神裡的那一句:「這種事,很講天份的。」

      其實這事講起來要怪我老婆,哪一行不好做,要去做什麼旅行社,又好強爭

勝,常常加班晚歸或帶團出國不在家,她妹妹又沒事長那麼漂亮,我又不是什麼

柳下惠,所以搞上她漂亮的小妹也不全然是我的錯,甚至可以說是她老妹的錯,

我只是剛好出現在那個地方,剛好有根硬邦邦的肉棒子而已。

      這事發生在去年夏天,那天天氣很熱,我跟客戶到脫衣卡拉OK應酬到十一點

多,喝了點酒,回家開了門,只見沙發上她老妹沒事穿了一件薄T恤和短褲,在

客廳看電視看到睡著了,我忘了老婆今天出團,一時以為是我老婆躺在那裡勾引

我呢。

      何況她那雙縮在沙發上白嫩修長的美腿,和薄薄T恤下面沒穿胸罩的奶子,

我就算認出來她是我小姨子不是我老婆,我想這事也未必不會發生。

      一開始的情形我是記不太清楚了啦,不過據我小姨子說,她當天晚上也是跟

朋友出去玩,喝了點酒,回家洗完澡,把衣服丟進洗衣機去洗,順便在客廳看電

視,沒想到看著看著就睡著了,才會穿成那個樣子,我剛開始在她身上亂摸的時

候她還以為在作春夢。

      等她醒來的時候,下身已經被我脫光,T恤也被拉高,而乳頭正在我的舌尖

下彈動著,更糟的是她的腿已經被我分開,我火熱的龜頭已經分開她柔密的叢林

,頂開她粉紅色的嫩肉,正準備衝進她濕潤的密穴中。

      我小姨子堅持說她那時候有叫說:「姐夫、不可以。」或類似的話,不過,

反正我是沒這個記憶啦,誰知道她是不是胡說八道。

      我的印象裡面只有她那雙修長的腿緊緊纏住我長期遊泳鍛鍊出來的腰,指甲

陷入我的背肌,秀髮披散在我的小牛皮沙發上,喊著:「我到了‥‥啊啊‥‥不

要了‥‥不要了‥‥你好猛‥‥救命啊‥‥要死了‥‥」

      我確信當時我已經認出她是我小姨子不是我老婆,因為我老婆在床上的表現

,一向是靜悄悄,雖然她的雙腿也會纏住我的腰,也會緊緊抱住我,密穴的肉壁

也會抽慉似的夾住我火熱的肉棒,但是她絕對不會如此放肆的狂叫,更不會瘋狂

的挺動腰身,讓她的賁起的陰阜狠命的撞上來。

      雖說我已經認出她不是我老婆,我小姨子當然更清楚這一切絕不是作夢,不

過在當時的狀況下,我們根本沒辦法停下來,我承認我從未經歷過如此興奮的做

愛,我想我小姨子也是。

      我把她那雙又白又嫩的腿拉到沙發背上,清楚的看見我的大肉棒冒著青筋,

一下又一下的撞擊著我小姨子紅嫩多汁的肉洞,那粉紅色的肉片隨著我的動作一

進一出的,隨著我們的動作噴出的白色濃稠狀的體液在她柔蜜的體毛上好像開花

一樣的綻放著。

      小姨子在我的狠命進攻下也叫不出來了,整個小客廳裡面只剩下我粗重的喘

息聲和小姨子哀泣似的嬌啼,配合著肌肉碰撞的「啪啪」聲和肉棒在多汁肉洞裡

抽插的「噗滋」聲,合奏成男女交歡的狂想曲。

      也不知道讓我小姨子高潮了幾次之後,我把龜頭深深的埋入小姨子火熱的子

宮中,大量的精液盡情的噴灑在她狂顫不已的子宮壁上,她發出長長的一聲嬌呼

,身體和蜜穴好像不能控制似的抽慉著,緊緊的纏著我,我的肉棒在她的體內也

也好 像十年沒搞過女人一樣,一抖一抖的噴出大量的精液。

      在我倆的呼吸逐漸平復下來之後,我大腦裡的酒精已經被剛剛那陣熱情燃燒

殆盡,但我的肉棒卻仍然在我小姨子溫潤緊密的肉洞中,小姨子那充滿彈性的年

輕乳房也緊緊貼著我的胸肌,她芳香的呼吸更直接噴在我的頸項,我低頭想看她

,她卻把頭緊緊的埋在我的身上。

     「舒服嗎? 」我問她。

     「嗯。」她沒有說話,我試圖離開她的身體,可是她卻緊緊的抱著我。

      過了好長一段時間我們都沒有說話,只是緊緊的抱著,我不知道她在想些什

麼,不過我的腦袋卻是一片空白,我幹了我老婆的妹妹,這是不對的,就算我喝

了點酒,這也是不對的。

      可是、可是‥‥這感覺真他媽的爽,我從十九歲跟當時的女朋友發生第一次

關係之後,前前後後連妓女在內也和不少個女人做過,可是就從來沒這麼爽過,

我想我那小老弟大概也是一樣的感覺,因為在她的體內,那根闖禍的棒子居然又

開始硬了起來。

      我小姨子也立刻發現了這件事,畢竟一根火熱的粗硬肉棒和有點軟的沒精神

肉棒是有差的。這回換她試著把我們緊緊相黏的身體分開,她扭了扭身體,可是

我緊緊的壓住她,沒給她走。

   最好看的短视频|都市种田小说排行榜;  「不要啦。」小姨子低聲說著,聲音帶著重重的鼻音。「你起來啦,不要壓

著我。」

      呃、我承認在我剛幹完第一炮之後,是有點良心發現啦,可是現在我那根性

致勃勃的肉棒,插在我小姨的嫩穴裡,清楚的感覺到她陰道的緊實和溫暖,在這

種情況下,我那點不多的良心早被我一棒打回老家去了,所以我沒答腔,反而將

她抱得更緊。

      「你欺負我,我會跟我姐講,你這個爛人,走開。」小姨拉高了聲音罵著。

      她一邊說,一邊試圖脫離我的壓制,纖瘦的身體在我身下使勁扭動著想要翻

起身來,一雙柔軟的小手貼在我的肩膀上想把我推開。只是這卻不是什麼有效的

舉動,不只因為我和她力量上的差距,更是因為她賁起的陰阜在這樣動作下不停

的撞擊著我的下體,我火熱的龜頭在她的花心上不停的搓來撞去,而那對乳房更

好似作泰國浴一樣揉著我的胸膛。

      顯然我小姨也發現這樣沒有用,她喘著氣,停止了掙扎,本來有點冷卻的體

溫,好像又升高了起來。我低頭看著她紅通通的俏臉,閃著動人淚珠的明亮眼眸

,一切都透出滿是委屈受氣的可憐模樣,著實讓人心疼不已。媽的她老姐也常搞

這套,我就是偏偏拿這招沒輒。

      「姐夫、我們不可以這樣的。你起來,好不好。」小姨似乎看出我有點心軟

,改成用求的,那聲音之軟,語氣之懇切,真是讓人無法拒絕。

      「這‥‥」我遲疑著,小姨的聲音又把我那點狗屎良心給叫了回來。

      「你起來,我不會跟我姐講,我們就當沒發生過這件事,可不可以啦,姐夫

。」小姨繼續加強她小可憐美少女的哀求電波。我望著她那張懇求的臉,聽著她

帶著鼻音的懇求,不禁更加遲疑了起來。

      「好吧,你不可以跟你老姐講哦,剛剛我是喝醉了,才會這樣,我也不是故

意的,誰叫你穿得這麼暴露。」我承認我實在無法抵擋這種攻擊,何況確實是我

不對。

     「好,一言為定,我不會跟我姐說。」小姨說。

     「唔,真的哦。」我又問了一次。實在話,我還真不捨得把那跟棒子從她的

身體裡抽出來,那感覺實在太舒服,我忍不住又開始動了起來,龜頭的傘緣摩擦

著她溫暖而緊緻的肉壁。

     「真的啦。」小姨點著頭,推了推我,「起來啦,你不要一直亂動,哎‥‥

不要亂動啦,啊‥‥啊。」

      我聽著小姨發出那種誘人的低吟,這實在忍不住,肉棒一動就根本不想停下

來,我現在不做實在是對不起我自己,可是做了又實在是對不起我老婆,可是老

婆不在眼前,在眼前的是她漂亮的小妹。於是我一邊動,一邊對我小姨說,「對

不起,小妹,我實在忍不住,你看我現在硬成這樣子。」

     「不行啦‥‥姐夫‥我不能對不起我姐‥哎‥你快起‥‥來‥啊‥」小姨槌

著我的肩膀,可是那聲音實在不像是拒絕的樣子。嗯‥在我精蟲衝腦的時候,應

該根本聽不出來的吧。

      「再一次‥就好,以‥‥以後不會了。」我賣力的把大肉棒往小姨的身體深

處送進去,想來是撞得小姨渾身酸軟,她甚至把緊夾著的豐滿玉腿張開,我的恥

骨紮紮實實的撞上她飽滿突起的陰阜,龜頭狠命的搗著小姨的花心,。

      「啊‥‥姐夫‥你‥啊‥不要啊‥啊‥啊‥不‥不行‥‥好舒服‥‥爽‥爽

死了‥‥你停‥‥停一下‥噢‥」小姨在我一陣猛攻之下又開始浪叫起來,我實

在不清楚我這才二十歲的小姨怎麼這麼會叫,跟她老姐完全不同。

      在小姨的浪叫聲下、我們激烈的交合,禮教橫隔在我倆之間的防線已被我的

肉棒搗碎,我們兩人都無法阻止肉慾的爆發。

      這次我不像剛剛有點醉意,只顧著猛衝猛撞,眼見小姨子已經放棄了抵抗,

也就不再壓著她,將她的身體轉了個九十度,上身在沙發上,兩條腿被我拉高到

胸前,她的身體也就整個被對折起來,我把膝蓋頂在沙發邊緣,讓我的腰能順暢

的擺動,而小姨也配合著我變換姿勢,在變換姿勢的過程中,她用兩腿緊緊纏住

我的腰,讓我的陰莖始終沒有滑出,這可不是她老姐能做到的技巧。

      就定位之後,我一面展開深淺交替的動作,一面看著小姨那膿纖合度的小腿

,筆直的向下延伸到豐滿光滑的大腿,大腿上是白嫩圓俏的美臀,被我折成90度

的柔軟的纖腰也看不出一絲贅肉,雪白堅挺的乳房上是兩顆粉紅色的乳頭,我低

頭看,是她粉紅柔嫩,閃爍著淫水光澤的花唇,而在那之間,是我青筋畢露,怒

氣騰騰的肉棒將她的花唇帶進帶出的抽動著。

      「怎麼樣?爽不爽?」我挑逗的問著。

      「好‥好爽‥爽死了。」小姨呻吟著回答。

      「我的肉棒大不大?」我繼續問著。

      「大‥大‥」小姨說著。

      「不夠‥‥」我不滿意的說著,雙手扳著椅背,一陣狠命猛撞。

      「啊‥好大‥噢‥‥快‥快‥啊啊‥特、特大號‥‥啊‥給我死‥‥我要死

了‥大肉棒插‥插死我了‥啊‥快‥啊‥我死了‥噢噢啊」小姨在這樣的攻勢下

,拉高了聲音叫著,沒多久就又到了高潮了,肉洞壁一鬆一緊的吸吮著我的龜頭

,爽得我全身麻酥酥的。

      「你這騷貨‥再淫蕩些」我咒罵著不顧她的討饒,大肉棒轟著小姨的花心,

準備將她帶上輪番的高潮。

      「人家‥‥噢‥大肉棒‥幹‥幹死妹妹了‥‥‥我不行了‥呀‥爽‥爽死人

了‥死了啦‥呀‥好深‥‥妹妹要壞了‥啊」小姨大聲的淫叫著。

      「什‥什麼妹妹,是陰戶,陰戶知道吧。」我說著。

      「是‥噢‥是超‥超級大肉棒‥戳‥戳爆‥噢‥我的‥.陰‥陰戶‥我‥噢

噢啊 ‥」小姨聽話的淫叫著,一對秀目似開若閉,臉上如昏如癡,一副茫茫然

的樣子,眼見是高潮了。

      她這次的高潮似乎更加強烈,她的肉洞收縮的力量更加強大,白皙的俏臉紅

得好似春天的櫻花,整個人瘋狂的扭動著,纖纖十指死命的扣住我厚實的肩膀,

弄得我只好放下她的腿,緊緊得抱住她,同時停止抽插,龜頭深深的頂在她的花

心上,盡情的享受她美穴的每一下悸動。

      光滑的小腿這時也緊緊的纏住我的腰,將她的陰阜貼在我的下體上轉磨著,

潮濕柔韌陰道夾著我的肉棒,花心一開一合的咬著我的龜頭。美得我幾乎要射出

來,我只好死命的縮著股間的肌肉,硬是把我吹起進攻號的蝌蚪給逼了回去。

      好一會之後,小姨起伏不已的酥胸總算平靜了下來,雙手在我的背後撫摸著

,動作溫柔之至,想來剛剛我應該還算幹得不錯,哪知道突然之間腰眼一痛,這

娘們居然用指甲捏住我一小塊肉,一扭之下,硬生生把我腰上一小塊肉從我身上

給扯了下來。

      『靠!』我本來一開口就是國罵,可是看到小姨那張梨花帶淚的臉,我只好

把這句話給它吞回肚子裡,媽的,我就是見不得女人哭。

      「你‥‥你好過分。又‥又來一次‥」小姨這回真的哭了。媽的,女人真詭

異,剛剛明明親哥哥、好老公、大肉棒的叫得跟什麼一樣,這會又在那邊給我玩

清純玉女的死招數。

      「不要哭、是、是我不對,我不好,我該死、都是我媽的好色,看到我漂亮

的妹子就什麼都忘了‥‥」我伸手甩了自己幾個紮實清脆的巴掌,心裡偷罵,去

你的,來這套,裝純情我不會是不是,欺負老子沒當過齒嗎﹖當年怎麼騙妳姐,

我現在就怎麼拐妳。不過這巴掌打下去,臉上熱辣辣好不疼痛,去,真是多年沒

練習,下手不知輕重。

      也許是我本錢下得夠粗,巴掌打得夠力,小姨楞了楞,雖然淚珠還是掛在臉

上,不過至少停止了抽噎。「你不要這樣,我沒有怪你的意思啦。」小姨細聲的

說,「其實我也有錯,我那個‥‥你‥‥人家就沒力氣了。」小姨說著說著臉紅

了起來,把頭埋在我胸前,把閃著汗珠的雪白頸項露出來。

      我抱著她的雙臂緊了緊,她縮了一下,可是沒有任何反抗的意思,「可是我

還很有力氣咧。」我在她的耳邊挑逗著說,持續堅挺著的肉棒又在她體內搖了起

來。

      「你好討厭!」小姨說,聲音中已無鼻音。

      「那是好還是不好。」我繼續追問。

      「我說不好你又不聽。」小姨說,講完頓了一下,又說:「可不可以不要在

沙發,沙發不舒服。」

      「好,那我們進房間。」我說,正準備起身時,卻被小姨抱住。

      「不準出來。」她說,一雙長腿又纏了上來。

      「噢,那要怎麼弄。」不抽出來,要從客廳移到房間的床上,這可有點難度。

      「你自己想,想不出來就別弄了。」她眨著眼說,一副她知道答案的樣子。

      「啐、這種小事還難不倒我,只怕你配合不了。」我說,將手伸到她的膝彎

,「抱緊了!」我說。

      小姨一把就緊緊抱住我的脖子,我緩緩站了起來,剛剛幹了好一會,站起來

差點腰腿無力,好險我每個禮拜還持續上健身房鍛鍊,沒有丟臉,擡個四十幾公

斤的女人還可以。於是小姨就掛在我的身上,我倆交合處的淫水緩緩的沿著我的

大腿流下。

      「姐夫很壯哦。」小姨把嘴貼在我的耳垂旁說著,然後伸出舌頭舔著我的耳

垂。

      「去你的。」我沒好氣的說,「沒事吃那麼多幹嘛,很重耶。」我一面忍著

癢,一面緩步走進房間。

      我走到床沿之後,再慢慢將我小姨放在床邊,開始挺槍進攻,粗長的陽具抽

到頭然後整支插入,小姨也使勁挺動著她的纖腰配合著我的抽插,發出陣陣響亮

的碰撞聲、連那老床也發出嘎吱嘎吱的叫聲配合著我倆的動作和呻吟,在這樣劇

烈的交合下,我全身發熱,額頭上也冒出汗珠。

      「我‥‥我忍不住了‥你‥‥你快‥快點‥」小姨抱著我的頭,呻吟浪叫著

,正在強忍著高潮的來臨,準備和我同時到達最高點。

      「我‥‥快了‥你忍一下。」我喘息著回答,她的美穴又開始收縮,我賣力

的將肉棒在她的陰道中快速抽動,下下盡根,次次猛撞花心。

     「噢‥我‥真的‥啊‥」話沒說完,小姨突然一把把我抱住,蜜穴中柔軟的

肌肉這時卻似鐵箍似的一下下箍住我的肉棒,子宮頸痙攣似的收縮,火熱的陰精

大量的噴在我的大龜頭上,沖得我金星亂冒,頭皮發麻,腿間一陣哆嗦,我努力

又插了兩下,把又熱又漲的大龜頭撞進小姨火熱的子宮中。

      我和小姨發出同登極樂的大叫,濃稠的精液在我龜頭前端爆發出來,無數隻

蝌蚪撞向小姨的子宮壁上,小姨在我身下不停的抽搐著,蜜穴好像要把我擠乾一

樣的緊緊吸著我的肉棒,直到我最後一滴精液流出為止。

      我抱著小姨香汗淋漓的身體,我們都疲倦的不想再動了,狂亂後的呼吸噴向

彼此的臉上,小姨滿足的露出一點淺淺的微笑,我也滿足的笑了,在激烈的性交

之後同時到達高潮,實在是人生至樂,我們都不願意就此分開,於是小姨和我就

這樣相連而眠。

      從那天之後,我小姨就成了我的小老婆,只要我老婆不在,她就直接睡在我

房裡,好笑的是,我老婆每次帶團出國前都還會吩咐她老妹好好看管我。呵‥老

婆不在家才是我提早回家的動力呢。

      說到這裡,現在是下午四點半,我老婆今天帶團去美國,本縣縣長北上開會

,我這個公務員當然就提早下班回家囉,我中午跟小姨子通過電話,她下午沒課

、我想這會她應該正在家裡洗澡噴香水,梳妝打扮之後,等著我回家開幹吧。

上一篇:雙胞胎姊弟戀

友情链接:
蓝色导航 柠檬导航 蓝导航 青春导航 不良研究所 netflav 波推导航 春宫术导航 寡妇村导航 玉溪导航 蛋黄派导航 小黄车导航 窈窕福利导航 色域导航 聚色阁 嗨播导航 六合导航 小黄人导航 巴厘岛导航 黑色导航 破解吧 熊猫导航 爱导航 优爱导航 霸王丸导航 花漾导航 绅士导航 尤蜜导航 绅士资源库 白鹅导航 爱草导航 母子约啪 站长窝 月光导航 八猫导航 含精导航 唐人阁导航 番号福利导航 三千少女导航 脱裤撸导航 佳丽导航 极品av阁 AVbus导航 51porn导航 美国十次导航 荔枝导航 阿凡提 搜色吧 蝌蚪窝导航 激情打手枪 色欧巴导航 精品妹妹 久久资源站 鲜肉导航 外套导航 虚导航 咔哩弹幕 哥哥轻点 少妇饮尿 妻妻日视频 橘梨纱 铃木里美 撸死你 夜场淫乱 久久导航 一本道 av久久 中文字幕 青娱乐极品 大黄瓜导航 东京热导航 大茄子导航 大湿兄导航 一本道导航 大黄瓜视频 东京热视频 大茄子视频 就爱看视频 一本道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