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 四个人的激情之夜

能走到今天的这个样子,全是偶然。没有设计,没有策划,就这样自然而然 地发生了。不记得是多久以前了(大概是一年前左右吧) 

那一段时间,我曾一度沉迷于网络聊天。在时间的积累中,我遇到许多聊得 来的女性网友。其中就一位是自己早年认识的女孩,但原来并未有交往。在网上 碰到之后,发现真的是女大十八变,几年下来,竟脱落成一位亭亭玉立的美女。 聊的过程中,我们相见恨晚,互吐真情。但这一切都是在妻不知觉的情况下进行 的。直到有一天,我看到妻睡了,又忍不住跟那位聊天起来。哪知,妻早先已查 觉我神情的不对,故意装着睡着了,在我们聊得正起劲,称哥道妹、甜言蜜语的 时候,妻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身后一字不漏地看到了。妻很生气。我满脸通红, 无语以答。 

经过几分钟的僵持后,我开始解释:现在上网都聊天都这样啦,哥啊妹啊什 么的,不要当真,就当丰富一下生活。何况现在的男人,有几个正经的?有的包 情妇,有的去嫖妓。我不过在网上过过干瘾罢了。我一不包,二不嫖,三不打牌, 四不喝酒,五不抽烟。进门在家里,出门在单位。像我这样的男人哪里还有啊! 妻听完,好像觉得在理,不作声了。我又继续说,其实,我就这一点爱好,你可 不可以让我保留下来啊?妻笑了,就你可怜,好像我在压迫你似的。好了,你们 不要聊出问题就行了。 

我心里暗喜。继续穷追不舍:要不你也学学聊天,真的很有意思的。说不定 还能找到以前春心萌动的感觉呢。妻将信将疑:我才不信呢?我说:我给你申请 个QQ号,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妻说,算了,以后再说吧。 

但从那以后,每次我聊天时,妻就会有意无意地凑过来。我也不避她,什么 情话,淫话,照聊不误。妻子也不再说我。常在河边站,那能不湿鞋。终于有一 天,妻子说,你给我也弄个号吧。我没事的时候可能打发一下时间。我欣然答应 了。我马上申请了一个号,还取了一个特别含义的网名:伊心伊意。给她加了许 多男性网友……(前缀太长,以后再补) 

2008年六一儿童节的前一天,我们坐上了去H市的火车。心情很平静。 因为事先商量好了,只是一起玩玩,做一些调节气氛的性游戏,暂不交换。所以 心里也比较坦然。但妻子看起来,似乎兴奋有加,掩不住的喜悦。我问妻子:现 在心情怎么样?妻装着没事的样子:没什么啊?我故意试探:想不想换?妻做出 不以为然的样子:你就知道人家会同意啊!一点也不难看出,妻的心思很明了, 她一定很渴望有这么种特殊的经历。 

火车很快,没多长时间就到了H市。在出站口,我给L打了个电话,说我们 到了。没想到他们已经在火车站等了。不到两分钟,我和妻看到对面走过来一对 男女,一眼就认出来了是他们。跟在视频上看到的没什么大的差别。L一幅眼镜, 跟我差不多高,不壮,也不显得瘦。Q看起来比L稍高,显得高挑,身材苗条。 走近了。L看了下我,然后仔细打量着妻子说,嫂子保养这么好啊,二十八岁看 起来像十八岁。我说,弟媳也保持得好啊。然后互相握手寒喧,倒也不显得尴尬。 

L很主动,说:房间已经订好了。考虑到你们今晚就要返回,所以就在车站 附近。看得出,L是个处事周到的人。接着的事情就是共进晚餐了。L和Q带我 们去了一家他们常去的餐馆。刚点好菜,Q的电话响了。一听,原来是他们儿子 打来的。好像是是缠着要妈妈回去陪。无奈,L只好去接儿子来。留下我们三个, 回为是第一次,大家都比较拘谨,聊着一些养儿育女的话题,等着L带着小孩的 到来。 

大约十多分的样子。两个人就到了。然后就是吃饭,哄小孩,聊一些无关紧 要的事。由于时间的关系,晚饭吃得比较随便。饭后,L说,你们先去房间吧, 爱人先带小孩回家哄睡了,再过来。于是我跟LP先来到宾馆。一个普通的双人 房间,较为窄小。但还过得去。在房间里休息了一会,洗了一下之后,跟妻子商 量还是出去走走吧,顺便买点什么吃的。 

下楼便是车站广场。因为是晚上,人不是很多。逛了不久,电话响了,这一 次是Q打来的,问我们在不在房间,说是马上过来。接完电话,激动兴奋的心情 油然而起,这么久期盼的事情马上就要实现了,我转过头看看妻,妻也用一种别 样的表情看着我,我们相视而笑。 

我们不停步地回到宾馆。等了一会儿,他们就到了。我问,小孩睡了?当然, 没睡肯定走不开的。L说。看得出,为了这个事,他们(尤其是L)确实辛苦不 少。我说,要不要先洗个澡?L和Q同意了。由于彼此还不太放得开,不可能交 换洗浴。他们夫妻一起进去洗了。十多分钟后才出来。他们说,你们也去洗吧, 我说我洗过了,就叫妻单独去洗。我们三个看着电视。貌似看得认真,心里却不 住地澎湃。巴不得妻子赶快洗完,盼着幸福的时刻马上来临。 

二十分钟的样子,妻子终于洗好出来。妻本来是做了头发来的,出来一看却 洗掉了。我有点不乐:弄得好好的,为什么洗掉?LP没说什么,L见机马上说, 这样还好点,看起来更性感了。LP笑了。L很直接,拿来扑克,说,我们开始 吧。接下就是我们四人开心的性游戏。分男女两方,哪方输一次,就脱一件衣服。 脱光了,再听从胜者的要求去做,L说,都不许耍赖。LP和Q都没有反对。老 婆说,谁手机app软件下载安装l怕谁啊,谁输还不一定呢。 

游戏开始。四个人一起坐在一张床上,用一幅牌玩13张(抽掉了大小王)。 老婆虽然玩过斗地主,但这个还不是很熟练。开局第一轮,LP和Q便输掉了。 我们两个男人很得意,说,脱吧!谁知两位夫人却不干,说,这次不算,先试两 盘再说。说真的,在这种谁都没有经历的情况下,谁都会难为情的,何况两位夫 人都是贤妻良母型的。不能硬来。L和我交换了眼色,答二战穿越小说经典作品应了。试玩的第二盘, 还是夫人们输掉。第三盘正式开始。我说,从这次开始,谁输都不许再讲价钱了。 夫人们欣然同意。 

谁知我和L手气真好,配合得也很默契。第三轮照样我们获胜。终于要见真 格的了。还是老婆爽快,说:脱就脱,有什么了不起的?就二话不说,双手一抡, 上衣就脱下来了。两只被胸罩裹着的坚挺的RF在四人众目睽睽下,显山露水了。 L虽然架着眼镜,但不难看出,他的好奇的、色色的目光一下子被吸引住了,嘴 角撇过一丝微笑。既然作嫂子已经带了个好头,Q虽然显得极不好意思,但还是 扭扭捏捏地脱下了她的上衣。我当然不能错过好风景,却又不能显得太放肆,趁 她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瞥上几眼。说实话,明显感觉到她的RF没有LP的丰满 坚挺。虽然这样,但她身体的诱惑力对我所引发的好奇心没有丝毫减少。 

接着的一轮,还是夫人不敌我们两个“高知商”的男人。我以为这下能见到 RF的真面目了。可想不到的是,这次遭殃的是裹着夫人们修长大腿的牛仔裤, 而且这一过程是在被子里面完成的。没有达到目的,接着再来。可好运并不总是 伴着我们这对色夫。接下来连续的两轮就把我们的上衣和长裤“瓦解”了。Q嘻 嘻一笑:想不到两位都是红内裤呢。一看,果真如此,两只鲜红的内裤呈现在两 位美女面前。我和L哈哈一笑:这是心灵相通啊。 

游戏继续进行。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卸下夫人的最后两件装备。所以我和L打 得非常小心。不出所料,我们终于夺取了夫人们“山峰高地”的控制权,让她们 乖乖地解下了上面的屏障。可事情并没我们期待的那么美好。在她们脱下XZ的 同时,两只腿牢牢地为RF筑成了再次的防线。还对我们抛出得意的微笑。一对 得意的女人,两个沮丧的男人! 

就不信你们不会投降!战斗继续进行。但事情更糟糕了,男士们节节败退, 先是最后的阵地(内裤)的失守,然后是连续的体力惩罚:俯卧撑、青蛙跳、弹 脑门,掐乳尖,我们可算是受尽折磨。男子汉大丈夫,怎能轻意就范于两个丫头? 我们坚强不屈,屡败屡战。 

最后的结果,各位当然可想而知。我们用智慧和毅力摧垮了“敌人”的最后 一座堡垒。虽然曾让她们得逞藏在被子里面完成缴械,但最后一胜还是让她们无 路可逃。 

看着夫人们一丝不挂的胴体和羞涩的神情,我们的成就感涌然而起。当然这 不是我们最后的目的。我们不能把夫人们只当成战利品欣赏一下而已。我们追求 的是共同的更多的快乐和完美的幸福。 

所以后面的活动,比前面要显得更轻松随意自然,而且更刺激。(继续玩十 三张) 

L提了一个很好的创意。夫人们输了,就给她们分别用XZ蒙上眼睛,由我 和L分别舔同一个人的左、右的RF,要猜到是谁在舔哪一边,就行。否则就一 直舔下去。 

做为嫂子的LP,起到了表率作用。在她羞羞答答地把自己丰满而坚挺的R F完全暴露无遗的时候,我相信也是L心潮澎湃的时刻。我们的舌尖温柔地落在 LP乳尖的时候,感觉到妻子身子微微一颤,或许是激动,或许是紧张。L像一 只久未闻腥的馋猫,幸福地享受着LP的RF的仙味。这时我看见他的老二已经 不听使唤了,顺理成章地昂首挺胸了。但持续时间很短,因为LP很快就猜中谁 是谁了。 

于是两只腥猫把目标转向了Q。虽然Q的RF算不上很美,但我心里的血液, 还是比往常沸腾。当Q把文胸罩住眼的时候,我就领着L毫不客气地下“嘴”了。 

Q看起来比LP含蓄,除了掠过一丝羞涩之外,没有什么很夸张的表情。但 也不敢说她不像表面平静的大海,深处却汹涌澎湃呢。终究这样被丈夫以外的男 人抚慰,是开天辟地头一回呀。 

游戏进入到实质性阶段。心情急切的L已经没有心思再用玩牌来实现目标了。 L说:算了吧,不玩牌了,我们交换舔舔吧。他的意思我明白,他想进攻最令人 神往的地方了。 

游戏进入到实质性阶段。心情急切的L已经没有心思再用玩牌来实现目标了。 L说:算了吧,不玩牌了,我们交换舔舔吧。他的意思我明白,他想进攻最令人 神往的地方了。 

其实这是我们四人既定的最终游戏目的。可夫人们还是抛不开中国传统女性 的腼腆和矜持,脸上都露出难为情的神色。可L已经顾不得这些了。他移身过去, 一手拥过LP,揽在怀里,瞬间,他的嘴唇已贴在LP嘴唇之上了。LP微微闭 上双眼,被L拥吻着慢慢躺了下去。 

我也紧跟步伐,我无心在嘴唇上多恋战,我迫不急待的双手轻轻掰开Q的双 腿,她的“仙处”一下子就映我的眼帘。颜色比较鲜嫩,小巧精致,没有冗余和 夸张。面对这些,我的情绪却并没有冲到顶点,因我的心思和目光总朝着旁边的 LP那边飘荡。我转过头去,发现L的嘴唇离开了原始位置,经过颌、颈、肩、 胸、腹,已经游荡到了LP的“深谷”地带。看不到L的舌头在做什么,却能看 到他的整个头在LP的胯间不停地晃动,并不断发出“滋滋”的声音。LP也似 乎无力睁开眼睛,只能扭动着身躯,牙齿紧咬下唇,并不断从鼻子里发出哼哼 “的呻咽。 

看到自己的妻子第一次被另外一个男人如此享受,此时复杂的心情难以言表。 我不知道妻子此刻在想什么,或许她也同样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只有一个感觉我 清晰记得,那就是我的“小弟弟”这时已是精神抖擞了。我明白现在能做的只有 一件事:彼此与对方的爱人尽情营造快乐吧! 

我不能只做观众,也不能把一旁的Q冷落。我伸出食指,直逼Q的X处。不 探不知道,一探吓一跳!Q的那个地方可谓是“满城尽是自流水”,一碰上去, Q的呻咽声就不绝于耳。灾情如此紧急,我不马上投入实质性的行动是不行的了。 我把平时对付LP的招数全部用上,在Q身上发挥得淋漓尽致。舌头是最辛苦的 主角,嘴唇和双手是不可缺少的配角。我们两男的这些器官,在对方的妻子的身 体各部位,进行着零距离的接触。 

在我的嘴唇吻着Q的嘴唇时,我那挺拔的武器已经在Q的门户徘徊。我能看 得到Q享受的表情,也更能听得到妻子放荡的叫声。此刻,我的心更乱了。我的 热情更热烈了。一个念头在我脑海闪现:冲进去!但我还是控制住了。我不能! 因为我们有言在先:做什么都可以,但一定不要换。 

诚信是最重要的了。如果我自作主张,擅闯“私宅”,说不好会弄出麻烦。 但这样玩得时间越长,我那个念头就越强烈。看到妻子现在的表现,想起出发时 妻子的暗示的话语和渴望的神情,还我那愈来愈胀得难受的老二,我的呼吸急促 起来。我管不了这么多了。我朝旁边玩兴正酣的L说:我们换了吧!其实这应该 是正中L的下怀,他马上用眼神告诉我,嫂子同意就行!此时的LP正闭着双眼 沉浸在前所未有的快乐之中。我无心打断她的美妙时光,还是等下再说吧…… 


上一篇:美女的苦楚

友情链接:
蓝色导航 柠檬导航 蓝导航 青春导航 不良研究所 netflav 波推导航 春宫术导航 寡妇村导航 玉溪导航 蛋黄派导航 小黄车导航 窈窕福利导航 色域导航 聚色阁 嗨播导航 六合导航 小黄人导航 巴厘岛导航 黑色导航 破解吧 熊猫导航 爱导航 优爱导航 霸王丸导航 花漾导航 绅士导航 尤蜜导航 绅士资源库 白鹅导航 爱草导航 母子约啪 站长窝 月光导航 八猫导航 含精导航 唐人阁导航 番号福利导航 三千少女导航 脱裤撸导航 佳丽导航 极品av阁 AVbus导航 51porn导航 美国十次导航 荔枝导航 阿凡提 搜色吧 蝌蚪窝导航 激情打手枪 色欧巴导航 精品妹妹 久久资源站 鲜肉导航 外套导航 虚导航 咔哩弹幕 哥哥轻点 少妇饮尿 妻妻日视频 橘梨纱 铃木里美 撸死你 夜场淫乱 久久导航 一本道 av久久 中文字幕 青娱乐极品 大黄瓜导航 东京热导航 大茄子导航 大湿兄导航 一本道导航 大黄瓜视频 东京热视频 大茄子视频 就爱看视频 一本道视频